当前位置:91熊猫看书>武侠修真>登仙令> 第三百八十七节:人人自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八十七节:人人自危(1 / 1)

“好!李卿,既然你有此心!朕何愁仙朝难临!你这就退去,严查此事。朕会先放出风去,压住许言!明日早朝,能不能将朕手中的旨意请去,就得看你手中有多少分量了!”

仙道成转了转眼睛,重重的拍了拍李成杰的肩膀,沉声说道!显然,仙道成已经被李成杰说的很是心动了!

“正如,李成杰所说,朝中行贿受贿之事,屡禁不止!原先是无人能查,也无人敢查!现在,李成杰既然提出,也算是遂了仙道成多年的心愿!”

仙道成倒是比李成杰更兴奋几分!毕竟这天下,是他仙皇室的,而非李成杰的!

“是!臣领命!”

李成杰得了仙道成的首肯,眼中也是精芒无限!

“去吧!”

仙道成挥了挥手,算是发出了行动的最后的命令!

“是!臣告退!”

李成杰行礼之后,沉声应道!退后三步,而后转身便是疾步走出了御书房!

却是与孟浪撞了满怀!两人迎面皆是疾步,一时不慎。

“李大人?”

“孟公公!”

两次互相对视一眼!李成杰未在耽误,直接就是疾步而走!

孟浪一人伫立原地,看着李成杰那急促的背影,以及在这李成杰刚从这御书房之中走出来,心中一紧!

“孟浪,可是你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这是,仙道成开口了,沉声喊道!

“哦!陛下,事情已然办妥!请陛下放心!”

孟浪闻言,也不再思索!他赶紧来到了仙道成的身前,沉声应道!

“嗯,此事办得不错!你办事,朕还是放心的,现在朕还有一事要你去办!”

仙道成闻言,听得孟浪已经将“郑逍遥”扔进了那坤宁宫之中,显然十分解气的长长的舒了口气!而后面带笑容的说道!

“陛下,还有何事吩咐?”

孟浪闻言,不敢懈怠,连声问道!

“嗯,此事是这样的……”

仙道成简单的将李成杰的想法告知了孟浪!

“妙啊!李大人果然不愧是今科状元啊!如此思虑,诸葛孔明在世,恐都要自叹不如啊!”

孟浪闻言,脸上满是盈盈笑意!他嘴上如此赞叹着,心中想着,“刚才,李成杰果然没有诓骗他,刚才在殿外碰见,孟浪还担心了一下!现在,听到陛下如此说,孟浪才算是彻底安下心来!”

“陛下,如此行事,不但能将三皇子的事情,彻底的遮掩过去。在天下百姓的心中,对仙皇室的威严与威仪,都能有更深的理解,与尊敬。这对日后,仙朝升临,当真是,百利而无一害啊!”

孟浪也是连胜赞叹道!实在是李成杰此计“大妙”,妙到令人无可挑剔!

“嗯,不错!成杰这个孩子,确实聪明至极啊!”

仙道成也是抚着衣袖,轻笑着说道!而此事,在仙道成的口中,李成杰彻底的成为了一个“孩子”,听那口吻,在仙道成的心中,李成杰地位已然能与皇子“持平”!

“好了!你现在就去找人拟旨!该透漏些什么,你应该知道!”

仙道成将他之前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向孟浪吩咐道!

“是,陛下放心!”

孟浪闻言,他点点头,转身便要离去。

“等一会许言若来,便说我正在气头之上,刚睡下!让他多等一会!”

仙道成在孟浪即便离去之时,开口补充道!

“是,陛下放心!臣明白!”

孟浪转过身来,行礼回道之后。便迈开大步走出了御书房之中!

仙道成坐在龙椅之上,简单的思索了一会,便觉此事已然无碍!之后,随手将几个尚未批阅的奏折批奏了一番之后,起身便也离开了御书房!而是向苏贵妃的嘉福殿行去!

……

李成杰出宫之后,先回到了大理寺之中,找到了王怜民,向他简单的布置了一下。只是让他率领大理寺之中的众人先去“暗访”着查一查郑逍遥的受贿之事!

而后,命令云落寒去监视着许言的一举一动,若有异常情况随时回报!

此时,许诺并不在大理寺之中,正好也免得了一些麻烦!李成杰找到了单天狼之后,直接带着单天狼去了“赠茶肆”之中!

不知为何,李成杰心中总觉得,关于此事,“夜步凡”定然能帮上自己的忙!而且是“大忙”!

于是李成杰直接带着单天狼找到了夜步凡!

李成杰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与两人说了一下,当然,能说的李成杰说了,那些不能说的,李成杰还是“守口如瓶”的!

“李大人,你是说,陛下欲整顿吏治,改革朝纲!严查朝中贪腐之事,欲以国舅爷,郑逍遥开刀?”

夜步凡率先开

口问道!

经过,李成杰的“加工和引导”,在众人的心中,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还有逍遥王府已经被“封查”的这件事情,也是顺势全部遮掩而下!

而从,夜步凡与单天狼的神情之中,可以看出,李成杰的这个计划,有多么的成功!

“当真是,无可挑剔,无懈可击的!”

“嗯,不错!天狼,一会你便可以将此事透露给张大帅!此次,咱们定要让朝中蛀虫,无所遁形!挨个揪出,统统清理个干干净净!”

李成杰眼神之中满是决然之色!这次,李成杰可不会心慈手软!对于如此病祸,一时或许不痛不痒,可长久下去,必成大患!

仙朝刚至“两朝”,诟病虽有积,却还是可以被完全清楚地!故而,这次扫除,定要“除恶必尽”,不给那“腐败”半分“春风吹又生”的机会!

“呵呵,好!此事,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郑逍遥来我这赠茶肆也是频繁,每次约见大臣次次皆是“满载而归”,之前我也是叫侍茶女偷偷的记录过!”

“待一会,我派人将那些整理好赠与你,对你而言应是一助力!”

夜步凡轻笑一声,郑逍遥可是他这赠茶肆的常客,平常受贿,也不是很避人耳目!毕竟,他可决然想不到,自己会有此一日!

“哈哈!是吗?那太好了!夜将军,您可别小瞧自己,什么叫对我而言是一助力!您这是对我,对朝堂,乃至对整个天下,都是绝大的助力啊!”

李成杰闻言,大笑!若是如此,至少明日那道“圣旨”,他是请定了!

此事,虽然不能“心急”,也不能“一蹴而就”,但是这无疑是个绝好的开端!定然不能说东说西,阻碍他请旨行事!

“得罪人?李成杰才不怕!”

李成杰闻言,与夜步凡相对而坐!

单天狼急忙去找张大帅回报了!而夜步凡也是命人去将之前所记,整理了一番,交给了李成杰!

……

许言府中:

许言正坐在自己的书房之中,给面前的几人,缓声交代这任务!

不一会,那些人,散去,有一人走了进来!

“怎么样,逍遥王府的事情,可查出什么了?”

许言开口问道!

“回大人的话,目前所知,就是京备守卫处的卫将军,亲自带人封锁了逍遥王府,具体原因,宫中封锁的极严,究竟是何事,无人知晓!”

那来人,躬身回答道!

“再去查!此时京中可不能出乱子!不要将视线全部锁定在逍遥王府之上!可去查查,三皇子或者郑皇后有没有什么异常!将府中人手全部派出,宫中暗线都可启动了!”

许言眉头紧锁,沉声吩咐道!

“是,小人明白!”

那人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派人去查了!

此时,李成杰也是拿着夜步凡提供的“记录”找到了王怜民,给王怜民提供些“思路”,他们大理寺针对性的将“工部,礼部,兵部”这三部严查一下!

那些与郑逍遥联系紧密的也是逐一被查出行贿受贿的事情!

而在大理寺的紧锣密鼓的行动之中,许言那边也是没有闲着,许府的人按照许言的指引,果然将视线从逍遥王府转移到了宫中三皇子与郑皇后之后,打探出了些消息!

“什么?你说陛下将郑皇后与三皇子幽闭在了坤宁宫之中,如逍遥王府一般,不让任何人视探?”

许言得到了这消息之后,惊呼出声!

“快,去将礼部赵尚书,兵部武尚书,刑部关侍郎,户部刘侍郎,吏部孙侍郎,工部许侍郎给我叫来!”

许言琢磨了一下,将六部之中与他关系亲密的重臣逐一点名,派人给请了过来!

不一会,许言所传之人,皆是围聚在了许言的府邸之上!

而现在,许言也是听到了另一波人的回报!

“你是说,陛下欲在此时,彻查朝中贪腐之时?欲拿郑逍遥开刀?”

许言再度听闻这个消息,他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陛下如此行事,可有什么深意?”

许言,百思不得其解!这好似是毫无缘由啊!

那些被许言叫来的,六部之中的重臣,闻言也皆是一愣!若是陛下真的狠心彻查此事,那么“郑逍遥,便是杀鸡儆猴”啊!他们几人身上,没有一个是“干干净净”的!

“许大人,此事,可是那日王林被李成杰所抓,而引起的!”

“那李成杰,在王林身上什么都没有查到,于是气急败坏之中,捏住了郑逍遥的把柄,所以才……”

六人之中,跟许言最早,也是最久的人,自然是兵部尚书武不平,现在武不平看着许言的面色,他也是浅声说道!

“若是,郑逍遥这个逍遥王,国舅爷,都因为受贿之事,受到了如此严惩,那么他们这几人,必然是“人人自危”,一旦被查出来,他们往日之中的勾当,必当“大祸临头”啊!”

“从郑逍遥的身上,这几人也是都看到了,陛下的决心啊!”

他们几人脸上的惊恐与惶恐之色显而易见!

“做贼心虚,他们现在身上已然盗出了层层冷汗!眼神慌张!”

此时,也就唯有他们的主心骨“许言,许宰辅”能帮他们出出主意了!

“哼,你们几个慌什么!现在,我便进宫面见陛下!你们几人,迅速回去各自打点安排,将一切尾巴,迅速斩断!该杀就杀,都做的漂亮点!”

“就算被查到了也不必慌!根据你们在朝中的时间,收个几百两,几万两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首先,你们几人要紧咬牙关!不论李成杰查到了什么,只要他没有铁证实证,便矢口否认,闭口不言!只要被查出的数目不大,顶多降级!”

“要是只要被查出受贿,便除官杀人,那朝上能剩下几人,你们难道不清楚吗?慌什么!”

“只要减少纰漏,所查出受贿金额受到相当的控制,本宰辅,自然有办法保你们无碍!去吧!”

许言沉声吩咐道!对于此事,许言知道之后,机智的分析之后,果断的下达了数条命令!

虽然,这件事情,还存在很多的疑问!但是便面上必须要先说的过去!

“保不住自己,那其余的一切,都是空谈!”

许言将众人安抚之后,根据各自的情况又单独给他们提出了一些建议之后,将那些人送出了许府!

许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许言认为,李成杰在现在,绝不会因为“王林那个芝麻大的小事”,如此大费周章!

许言抬头,看着天空之上,已经半落的“残阳”!心中有些举棋不定,他总觉得,这是一个“为他而设计”的陷阱,现在的宫中情况太过斑杂不明!

可即便如此,许言最后还是迈步而出,“以身犯险”,许言还是有这勇气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许言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拿出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乘轿向皇宫之中行去!

他倒要看看,仙道成对此有何种的说法!

……

行至宫中,许言并未能见到陛下,自然是孟浪将许言拦下!

“孟公公,本官有急事要面见陛下!你这是何意?”

许言接连向御书房之中行去,可是却被孟浪强行拦下!孟浪的力气之大,许言也是对孟浪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许宰辅,就算是您觐见陛下,也要小人先行通禀吧!您这直接往里闯,即便您身为当朝宰辅,应也无此特权吧!难不成,许宰辅,欲以图谋不轨?”

孟浪也是冷笑几声,将许言拦下之后,冷声说道!

“孟公公,本官身为当朝宰辅,遇事不决,必须此刻面见陛下!国家大事,怎能因此繁文缛节而耽误,其后果,你可能承担的起?”

许言义正言辞的说道!虽然现在的许言和孟浪彼此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表面功夫,他们两人也是做的很足!

“许宰辅,您可别吓唬小人!您到底因何来此,小人心中清清楚楚!更可况,许宰辅现在就算是闯入这御书房之中,也见不到陛下!”

孟浪带着几分阴柔的说道!话声不大,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竟是让有些“暴躁”的许言平静了下来!

“孟公公,你是说陛下不在这御书房之中?”

“呵呵,孟公公,你难不成将本官当三岁小孩吗?孟公公一向与陛下“形影不离”,现在你在这御书房之外当值,却告诉本官,陛下不在御书房之中?”

许言虽然微微止步,但是他表情依然“阴冷”,他带着几分嘲笑的反问道!

“许大人,这就是您错怪小人了!”

“陛下今日,得知国舅爷的事情,震怒!以许宰辅的手段,应知就连郑皇后和三皇子,都因此受到了牵连!”

“陛下一怒之下,就连我都因平日之中受贿而被牵连,故而被陛下罚在此处值夜!尽管陛下现在正身处在嘉福殿之中,小人也得在此不得离职休息啊!”

孟浪神色紧张,眼神之中更带着几分委屈之意,如此说来,让许言都是不得不信上了三分!

“陛下,真的不在这御书房之中?”

许言沉声开口反问道!

“许宰辅,小人言尽于此!您若是不信小人,您便进去,小人这就是去嘉福殿请罪!陛下现正在气头之上,也不知得知了此时,你我将会落得如何的下场!”

孟浪闻言,他故作腔势,带着几分哀怨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