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1熊猫看书>都市言情>三见倾心>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东窗事发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东窗事发(1 / 1)

高畅走了。

深秋后气温降低,知道她怕冷,两人约会地点固定为林霜的单身公寓。做饭吃饭喝茶聊天,夜深了,男人就告辞回家。而她总会再磨蹭一个小时,等坐着公交车的男友到家后发来平安短信,才放心入睡。原本应该轰轰烈烈、激情四射、甜蜜澎湃的恋爱,生生被两位奔四的中年男女整成了不温不火的居家日子,想想就觉得有几丝怪异。

但是,林霜很喜欢。

或许因为是真的老了,或许是经历过一场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的爱情。如今的她,格外渴望平淡的生活,而憨厚务实的男友,恰好就带来一种自然而然的共存方式。对目前的状态,她是发自内心的满意。

今天,几张合影搅乱了往日的安宁,打断了应有的节奏,当她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解释时,误认为对方心虚的高畅,整个人从头到脚散发出冰冷冷的气息,一言不发地推门离去。

望着餐桌上的残羹冷炙,林霜突然意识到,从头到尾,做好饭的男友一直在照顾她,自己压根就没吃上几口。眼前闪过高畅绝望的目光,她的心顿时遭遇重重一击,痛得抽搐起来。

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

毋庸置疑,自己和程果之间是清清白白的革命友谊,连一丝暧昧感觉都没有。可高畅眼见为实,认定她一只脚踏两条船,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铁证如山,一顶水性杨花的高帽已经套到头上,摘都摘不掉。

大哥,其实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好吧。

林霜满腹委屈无从说起。如果罪魁祸首在眼前,绝对会遭遇一场拳打脚踢的胖揍。在想象中把程果童鞋踹了十万八千脚后,平静下来的她总算是想清楚一个关键问题,自己有错在先,应该给男友道个歉,顺便解释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刚拿起手机,敲门声响了,她心里一喜,是不是高畅去而复返?

冲过去把门打开,身着黑色大衣、蓬乱头发的雪花映入眼帘。

“雪花,”林霜表示深度震惊,自从有了孩子,闺蜜一向对晚间约会敬而远之,天大地大都没有陪儿子事大。“铁三角”为此尽量把聚会都放到中午,成全她的慈母心肠。即将深夜,这个时间点,雪花应该是给可乐、红牛洗完澡,放倒在床哄睡的节奏,怎么跑到自己家里了?

林霜愣神的功夫,冻得有点哆嗦的雪花勉强一笑,“我实在没地方去了,手机也忘记带,还好你在家。”

搬进单身公寓后,林霜曾经邀请闺蜜们来家里庆祝乔迁之喜。短短两个小时的聚会,可谓是人仰马翻。没有阿姨的帮助,雪花被自家的胖小子折腾到花容失色。而可乐和红牛的嬉闹游戏,更是惹得楼下的邻居上来敲门,婉转地表示能否安静安静尽量安静一些。三个女人,三个小小男人的首次集合,只能以草草收场而告终。

只来过一次,居然还能在深夜准确找到自家所在,林霜不由地对雪花再次产生崇拜。如果换做自己,一准儿迷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无法自拔。

招呼着好友进门,她赶紧去厨房洗水果,拿酸奶饮料,又端过来几盒干果,闺蜜难得主动来一次,必须拿出百分之一千的诚意,完美地尽尽地主之谊。

忙乎完回到客厅,林霜这才发现,已经缓过劲儿脱掉大衣的雪花,身上竟然只穿一套棉布的家居服。

“出什么事了?”递过去一杯白开水,她柔声问道。

雪花把脸埋进热气腾腾的杯子里,“边策有外遇了。”

林霜一怔,怎么可能?

三个月前,小交警边策光荣升职为中队长,虽然手下只有三四个兵,虽然只管辖一个方圆几公里的副中心区域,但也算是一个小领导。

磨砺十年,终于迈出事业上的第一小步,边警官的兴奋可想而知。他特意组织了一场三十人的大饭局,邀请狐朋狗友把酒言欢。作为资深铁杆,苏苏和雪花当然也在名单之中。

那天晚上,雪花一边照顾两个儿子,一边招呼客人们尽兴。而稳坐主位的边策,眉开眼笑、推杯换盏。在醉倒前的五分钟,他终于想起了含辛茹苦的发妻,一把抱住疲惫不堪的妻子,大着舌头说道,“雪花,我这辈子幸亏遇到了你,谢谢你能嫁给我,谢谢你的付出,以后我会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表白完的男人傻笑着酣睡过去。扔下触景伤怀的女人潸然泪下。

感人的一幕才过去不到一百天,怎么画风就转变了呢?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霜尽量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

“他的手机上,保存着和那个女人的合影,”雪花目光呆滞,两眼无神,“两个人动作亲密,不可能没有问题。”

熟悉的敏感词传入耳中,林霜瞬间被烤制到七成熟,与上桌的距离只差一把黑胡椒。她低下头,掩饰着心虚和慌张,“是不是酒后逢场作戏?”

雪花摇了摇头,“还有通话记录,语气很暧昧。”

证据完善,林霜哑口无言,望着憔悴的好友,不知道说什么。此时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任何美好的词汇,宽心的劝解,都抚慰不了雪花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但凡自信骄傲的女性,从来不屑于翻看爱人的手机。雪花也是如此,一个小时前,可乐想玩天天爱消除游戏,碰巧她的手机还在充电,边策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儿子,转身去洗澡。

儿子抱着老爸的手机,目不转睛地玩了一会,又对其他的游戏发生兴趣,胡乱点击了半天,他突然指着手机说,“妈妈你看,爸爸抱着一个阿姨。”

忙着给红牛换睡衣的雪花没有理会,可乐跑过来,把手机举到她的面前,“妈妈,妈妈,你看看。”

手机就在眼皮底下,雪花只能撇了一下,随意的一眼后,她的目光凝固了。那是一张合影,灯红酒绿的背景下,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爸爸,右手端着啤酒杯,左手搭在一个女人的肩膀上,满脸笑意。

坚持把睡衣给小儿子换完,她这才拿过手机,仔细一看,原来可乐无意中戳开了边策的微信,这张照片赫然就在他与一个名为盛夏的朋友的通话记录中。

雪花接着翻了翻,短短六七句交流,字里行间散发着糜烂的诱惑,“想你了”之类的露骨表述至少出现了两三次。

让两个儿子待在卧室里自己玩耍,她在客厅等到了走出浴室的丈夫,“这是什么?”

最隐秘的心思突然曝光在阳光之下,边策僵如岩石,夫妻多年,雪花对爱人的了解甚至远远超过对她自己。那一刻丈夫的面部表情、肢体动作,无疑都在承认一个事实,他与盛夏之间,确实有事。

熟悉的枕边人成为面目可僧的陌生人。悲从中来的雪花没有歇斯底里地吵闹,也没有痛哭流涕地指责。多年的自律,良好的教养,自身的骄傲,都在强力压制着内心翻江蹈海的愤怒。

所以,她默默起身,穿上大衣,离开这个看似温暖的家。

“在路上走了一会,我不知道去哪儿,”雪花微微一笑,“苏苏家有宝宝,只能来你这儿坐坐了。”

闺蜜意外的平静让林霜心如刀绞,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雪花,你别这样,哭出来,哭出来心里会好受点。”

很小就经历父母离异的雪花,性格坚韧、隐忍、好强、上进,身上总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也一直是她敬佩的有点。可现在,林霜宁愿雪花变成一个不管不顾的市井妇人,能够把自己的情绪毫无保留地发泄出来。不要硬生生憋在心里,让她心痛。

好友还在笑,“我哭不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在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能得到如此的报应?”

林霜擦擦眼泪,冲口而出,“你没错,如果非得找个错处,就是太把边策当回事了。”

没错,这就是她的真实想法。闺蜜和边策虽然同时就读一所211高校,但是与整日沉迷于游戏,挂了好几门课,最后靠补考才勉强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的丈夫相比。学院学生会主席、两届全校演讲冠军,每门课程成绩都在85份以上,大一过四级,大二过六级的雪花,实力绝对碾压边策,是货真价实的学霸。否则,也不会刚毕业就收到了知名国企的OFFER。没有出众的能力,更不可能短短一年多就成为部门主管。

雪花的错,就是太在乎家庭,太渴望家庭的温暖。

出身离异家庭的她,成长的路上吃尽苦头,小小年纪就学会察言观色,揣摩人心。当别的娃儿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她已经知道爸爸妈妈疼爱的孩子并不是自己,她只有自己才能依靠。

所以,当边策给了雪花一份温暖,一份关怀后,她就像一个快要溺水的人,紧紧抓住自己认为的救生圈,并为之奉献一切,舍弃一切,甘之若饴。

放弃事业,消耗青春,如今却换来爱人的背叛。

请问,值得吗?

当然不值,为了边策那种人渣,格外不值得!

怒火中烧的林霜“蹭”的站了起来,“边策就是个牲口,你等着。我去找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