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章:退婚?(1 / 1)

安婆子依然不依不饶,吼道:“怕什么、一个愚蠢的废物还能吃了你们不成?!”说着就拿了把菜刀自己冲上来。

宋怀瑾再次一动,一脚踹在安婆子肚子上,安婆子后仰倒地,那菜刀脱手在空中转了两圈,直直落下插进了她的大腿里。

“啊啊啊——”

安婆子凄惨无比的大叫一声失去了知觉。

其余婆子们被吓破了胆,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而此刻连伤两人的女子,已经直接坐下开吃,边吃边道:

“哎呀,这两位婆子怎么受伤了?谁打的?还不快去请大夫啊!”

众婆子:“……”

十几个在原地吓成木雕的婆子听到这话纷纷倒吸了一口绵长的罗圈形凉气,这人分明就是她打的,如今竟然装作若无其事?

这废物不知从哪里学了本事,还撞了胆子,长了脸皮,如此睁眼说瞎话?!

更可恨的是,竟然还无人敢反驳。

宋怀瑾吃饱喝足后回了房间休息,刚闭上眼,外面忽然又传来一道声音:“表小姐,老爷叫你过去。”

宋怀瑾微微一愣,他们又叫她出去做什么?用脚指头想想,就知道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宋怀瑾本不欲搭理,可此时万恶的系统却在耳边狂响【初级任务一:去前厅完成退婚。】

宋怀瑾听见了,但是不想动。

【重复,初级任务一:去前厅完成退婚,否则系统将自动实施惩罚,3,2,1】

“停停停”宋怀瑾欲哭无泪,她可尝试过被这无良系统电击的滋味——这系统哪里都好,就是对于完成任务的要求太过变态。

面对无良系统的压榨,宋怀瑾立刻僵尸似的从榻上爬起来,梳洗一番去往正厅。

正厅里,主位上坐的今日水边那“贵客”陆锦宸,而她的舅舅,白府老将军白子建正坐在左边的下位。

再往后坐的是一个墨绿色长衫的小公子,眉间凝了几分专属于武将的英气,正是她的未婚夫,安陵如今风头正盛的大将军——楚未然。

宋怀瑾于堂中微施一礼道:“不知舅舅叫我来此所为何事?”

楚未然得意一笑:“何事?看来宋小姐还真是痴傻惯了,小生本来就看不上你,正好趁着你十八岁生日一过,咱们这婚约也该解了!”

正厅外,早已围了一群评头论足的下人,尤其是厨房那几个刚刚被宋怀瑾教训了一顿的婆子,一见宋怀瑾失势,更是笑的乐开了花。

“我就说嘛,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怎么会被楚将军看上呢?”

“还以为她大闹厨房有什么底气呢?咸鱼就是咸鱼,永远也翻不了身。”

“这下楚将军跟这小贱蹄子一退婚她可就颜面扫地了,我看她还有什么资本跟我们横?!”

被疯狂嘲笑的女子,立于堂中,面色沉静的听着楚未然说完这一番话,然后......

笑了笑。

她笑的镇定自若,抬眸看向楚未然,不紧不慢道:“楚将军此举做的对,小女子乃相国嫡女,更是年幼时跟当朝太子结下婚约,本不是你能高攀的起的;

楚将军本是平民出身,把全部家当拿出来凑出这点聘礼也实在不易,我也不好意思拿;

这退婚就不劳烦楚将军了,今日我就写好退婚书送到楚将军府邸,楚将军收着就好了,怎么还能劳烦楚将军来跑一趟呢?”

听到这话,楚未然本来带着几分灿烂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主位上的陆锦宸却是一笑,差点把刚刚喝下去的半口茶喷出来。

这女子说话当真是毒啊。

第一句,嘲笑人家楚未然不知身份高攀了她。

第二句,嘲笑人家没钱只送得出这点聘礼。

第三句,女退男婚,闻所未闻。

陆锦宸越发觉得自己没看错人,这女子真是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楚未然被宋怀瑾这几句话唬的哑口无言,他是平民出身,最讨厌别人说他没钱,满面通红的看着宋怀瑾:“你......你......”

“你什么你?”宋怀瑾笑笑:“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楚将军听不懂?那我再说一遍。”

“我是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就你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装腔作势假清高,也不害臊。

我告诉你,我是官家之后,就算如今落魄了也是贵人,而你就算一时小人得志也改不了骨子里的轻贱,懂了吗?”

闻言陆锦宸更加喜形于色,要费些力气才能掩盖面上的笑意。

这女子的言辞几乎可以用粗鄙来形容,可是他为什么听着这么悦耳呢?

许久没听见这么雅俗共赏的骂人方式了。

楚未然差点被气昏过去,正厅里忽然陷入了诡异的静谧。

良久,白子建黑沉着脸将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道:“怀瑾啊,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先走了!”

“是,舅舅。”

宋怀瑾微笑行礼,刚刚要转身就见白府的大管家踉踉跄跄的跑过来,一进屋就连滚带爬的跪在了白子建面前,神色骇然道:

“老爷,不好了,后院的人工湖......出出出......出人命啦!”

“什么?!”

白子健一听这话,立刻一拍桌子站起来:“谁死了?谁这么大胆子,敢在我将军府杀人?”

管家抖着双唇招呼几个家丁把安阳泡的惨白的尸体抬了上来。

外面围观的下人们立刻议论开来:“这不是安婆子的儿子吗?”

“我的天啊,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我记得他最后是带宋怀瑾走的,怎么宋怀瑾回来了,他却......”

“宋怀瑾今天还伤了安婆子呢,会不会就是她杀了安阳啊?”

听着这些议论,白子健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转眸看向宋怀瑾沉声道:“你怎么解释?”

宋怀瑾嗤笑:“找一具尸体就说是我杀的啊?那大理寺的牢底不就该被我坐穿了?”

陆锦宸嘴角笑意更盛,这女子耍无赖的本事还真是一流,莫名让他心生好感。

于是,六殿下语气十分欠揍的开口:“我今天看见宋怀瑾杀人了,把人挑断了脚筋,扔进水里,再用石头砸死的,旁边草丛里应该有一件血衣,是她的。”

宋怀瑾;“......”

她发誓,但凡她要是打得过陆锦宸,就先那他打成哑巴。

陆锦宸对女子的愤怒置若罔闻,毫不留情的补充道:“杀人偿命,无可辩驳。”

短短的八个字,掷地有声。

见他说话,白子健的脸色立刻好了许多,这可是六皇子,如今微服来到他家拜访还帮着他说话,宋怀瑾这次一定死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